爱上几个人渣

爱上几个人渣
豆瓣评分: 7.0
详情:

香港知名作家马家辉“颓废笔记”,正宗香港制造观点,在旖旎交织的湾仔酒吧,叙述“人渣”们混杂淌流的城市记忆。他漫谈电影,闲话旅途与 “纸上的旅行”,也讲民国沧桑、中年体悟、社会洞察、时事观点。Part 1:在各种悲喜交集处;Part 2:在机场里写作;Part 3:能不能叫我一声老爷;Part 4:爱上几个人渣。笔尖凝着一点冷眼旁观的幽默刻薄,亦有诚挚的同情与理解。他以香港仔特有的“阿飞气氛”叙说各路人间故事,在文字中叠现出另一时空的香港,和他一路穿梭过的城市脸孔。

依旧是触角敏锐独特的马氏风格,在茫茫人海的寻常场景中,捕获“人们的尊严和不为人知的温暖事迹”。有电影,有旅行,有议论,有杂感,包罗日常生活的各种随想,“你感兴趣或不感兴趣的,它都有”。

◎ 编辑推荐

▲ 香港马家辉的“颓废笔记”——正宗香港制造观点。马家辉在鱼龙混杂的湾仔长大,看尽了妓女小偷流氓乞丐赌徒,也听尽了他们的故事,不觉可怕,只感可亲。他以香港仔特有的“阿飞气氛”,叙说茫茫人海的寻常场景中,“人们的尊严和不为人知的温暖事迹”。

▲ 彭浩翔电影《春娇与志明》的“逗趣对白”——书名来自这里,“一世人流流长,总会爱上几个人渣。”“流流长”是广东话,意指悠久漫长;“一世人”,就是一辈子。马家辉在自序里严正说明,“我不是人渣”。他真正想强调的是,“正因曾经爱上几个人渣,始会成熟,始会懂得”。

▲ 台北作家骆以军的“被迫写序”——他真的是被迫的!马家辉某夜亲自电邮狙击道:“你不守诺言……下回你来香港,如果在旺角被人斫手斫脚,你报警时,不必乱猜,大可直接指控是我所为,一定是我做的,不会有错。”骆立即回邮道:“我会写的,别叫人斫我啊,大哥!”马又回他:“好吧,我已经请福建刀手暂时撤回,让你保住手脚!若不对劲,我立即派他们搭船偷渡经金门马祖到台北找你算账!”骆的最后一个电邮是:“好可怕!我写!我写!”

▲ 旅行朋友于丹的“某回对话”——“家辉,你可记得四年前我们初见面,我曾说,女人只有爱过混蛋之后,才会成长?我说得很好,对不对?”“是呀,说得好。所以四年前那天,回家后,我立即对老婆张家瑜说,恭喜,你成长了!”“我是说爱上一个混蛋,可没说嫁了一个混蛋呀!嫁,不一定会成长!”“我可没说让她成长的那人是我啊!她爱过的混蛋是别人啊!”

推荐人语

梁文道——学院的奥秘换成了用心经营的文字,但他(马家辉)始终守住了最初的诺言,是港式专栏文学里一把不从流俗的声音。

骆以军——马家辉大哥是田纳西•威廉斯那个年代,或费兹杰罗《大亨小传》那个世界里的人物……他冷眼旁观,却从不犬儒,他看到那浮华男女一些愚蠢行径时,也会笑骂一声:“人渣!”但你发现他是软心肠的,甚至宝爱着这些虚幻搭景里庸碌趁热闹活得起劲的人们。

杨 照——读马家辉的文章其实是常常会吓一跳的,因为真的我们认识很久了,大概也知道他在香港的一些事情,可是他在这些文字里面写到很多,尤其是他小时候的经验,让我一直就觉得说,啊,跟马家辉相比我们过得非常的平淡。

林青霞——每天买多一份《明报》,只为了要看马家辉的专栏……最喜出望外的是读到有关电影的评论,家辉真的是喜爱电影,他从来不曾恶意地批评任何一部戏,总是很仁慈地和你分享电影的观后感。

张家瑜——他(马家辉)长时间坚持写作,因为他对写东西有热忱,所以有发表力。他很会琢磨他自己,怎样写出自己的风格……他的文笔在整个华文圈子里比较少有,有一点点讥讽、幽默,没那么沉。

马家辉,1963年生,台湾大学心理学系学士,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科学硕士,威斯康辛大学社会学博士,是知名传媒人、专栏作家、主持人、文化评论学者。生于香港,湾仔长大,心底根植江湖情怀,个人经历、成长故事、爱恨情仇的曲折种种分布在文章的各个角落。曾获选“年度中国魅力五十人物”、“年度深港意见领袖”。

著有《明暗》《日月》《我们》《你们》《他们》《江湖有事》《爱恋无声》《当眼泪凝固成子弹》《在废墟里看见罗马》《女儿情》《站错边》《温柔的路途》《暧昧的瞬间》《关于岁月的隐秘情事》《死在这里也不错》及李敖研究等。

并与杨照、胡洪侠合著有《对照记@1963》与《我们仨@1963》。

点击下载

kindleshare电子书搜索引擎